普门品感应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云锁天涯路——我的出家十年

编辑: 发布时间:2019-10-12 09:54:06 阅读次数:

出家十年,对人的一生来说并不是很长,但也并不算短了!

“一切都是因缘”,因缘中的一切事事物物都如空中的鸟迹一般的了不可得,又有什么好留恋与追寻的呢?然而这一切却都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有些人事至今回忆起来还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历历在目!所以我又以笔触带动了自己的思绪,穿梭时空,回到从前,记下这出家十年来身在佛门曾经的点点滴滴。

2008年2月1日(1)我的出家因缘

人生一切是因缘!

人生因缘的际遇有时是多么的难以思议!却又是那样的顺理成章!我从没想到过我会信仰了佛教,更会最终出了家。这一切的一切对我也只能说是因缘的难以思议了!

我家世代居住在被历史称为“秦”的地方,家乡没有什么值得一书的历史,也就不那么有名与辉煌。话虽如此,但家乡对我还是有值得一书的地方。一是我的家乡古称“雍城”,这里曾是战国时秦国的旧都;二是在宋代大文学家苏轼曾经在这里做过不长一段时间的知府大人。那时我的家乡称为凤翔府。时至今日县城北面不远还有一座苏公祠香火不断。

陕西省,凤翔县,陈村镇,雒(luo)家务村,是我家乡的现代地名。我就出生在这个小小的村庄,时间是:一九七八年的古历八月初四,公历的九月六日星期三。我是父母的第三个儿子,我的前边还有两位哥哥,下面还有个妹妹。我家姓王,父母为我取名浩武。祖辈都是农民,没有什么高级文化,但却也不愚昧。最明显的特征是我家祖辈不信奉任何神祗式的宗教,但却并不为人吝啬且乐善好施,而我家也不宽裕。

我生来就体弱,儿时长得又瘦又小。也许是多病的缘故吧!我从小便很喜欢安静,更喜欢独处沉思。童年的生活对我来说是平淡的,平淡到几乎无所能记忆。唯有让我深深记得的,便是我从小不能明白的几个常常萦绕我心胸中的问题。清贫的乡下淳厚辛劳的人们,每当夏收或者秋收的季节所有的人都是那样的忙碌那样的辛劳。如此重复的生活着,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那时在想,人们生来就是要如此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吗?我们生而为人的真正意义何在?所有的人最终的结局又是什么呢?我也要这样地象所有人们一样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生活着吗?每当想到这些我便觉得心中荒凉而迷茫!

我家是很清贫的在我上学到初中三年级的那一年,辛劳的父母再也不能供我上学了,我从此辍学了。我默默地哭了好几次,我心中好想上学!上学那时对我来说也许是一个乡下孩子所有的希望和寄托吧!所以我的各科成绩都是非常的好。没去上学了,老师特地来家看望我,当老师问到我为什么不去上学了的那一刹那,泪水一下子朦胧了我的双眼。我强忍住泪就是没让它流出来。我只是对老师说我不想读书了!老师也许明白了什么吧!长叹了口气!伸出手拍了拍我瘦削的肩膀。我从老师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种复杂的神情,似乎在惋惜,也似乎在鼓励。送走了老师转身回来的那一刹那泪水再也不能强忍……

辍学在家的我心中思索得也就更多。那一年我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索然无味,我的内心真是苦闷极了!

第二年的春天,偶然来到离我家不远的一座小山上的寺院里。寺院的宁静庄严给我当时的内心以深刻的振撼,安详静穆的佛面让我从看到的那一刹那便永生难忘,还有那风中的阵阵铃声,犹如远古传来的天籁之音。从此,这座寺院便是我常去的地方。闲暇时我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寺院去走走,我后来还借了一些佛经来读。记得我最初读到的佛经便是有名的《金刚经》和《大乘起信论》,当时我什么也看不明白,但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爱好与兴趣。如此经过了两年,我对佛教多多少少是了解了一些,还听说了专门的佛教学院的一些情况,我有出家的念头。那年我是十七岁。

我的心不再那么郁闷,我对佛法开始深深地认同。后来我又阅读了一些佛教重要的经论,我被佛法的哲理所大大的吸引。佛法面对人生问题冷静而“无我”的反思;看待世事“缘起无常”的观念;处理矛盾忍辱柔和的态度;三世因果的教说,说明了人间看来一切“不平”的事事物物。这一切的一切的法语让我从此不再迷茫,不再失落。虽然我觉得自己犹如太虚中的一粒微尘,成佛尚在遥远的未来,但我从此有了一种自信自尊,我不再否定自己。

“人生一切是因缘”的信条,成为我永久的向上的动力。人生有如一杯淡淡的水,“善”好比是糖,放多少进水里由你自主;“恶”好比是盐,放多少进水里也由你自主。好坏全在自己选择,在自己创造,谁也不能左右你,真正会左右你的就是你自己!

我说通了父母,最终出了家。从此,过着宁静充实,平淡而充满希望的生活。我追随着如来的足迹!

(2)皈依佛教

我是十七岁那年正式的皈依佛教了,大概是做了一年多时间的小居士吧!

当我失学之后,在家里苦闷了一段时间,我想我总不能是老这样苦闷的呆在家里吧!这样苦闷的呆在家里,我自己不舒服,家人看见我这样子更是不舒服。我该出门去找些适合我的工作去做了,那个时候“打工仔”的新名词还不怎么被人们知道与熟悉,乡下人都把这种农闲时的出外做零时工叫做“搞副业”,意思是农闲的时候做些零时的工作,都是靠着自己的体力做些没有什么技术性的体力活,挣些零钱以補贴家用。我的二哥当时在离我家不远处宝鸡市的一个私人开的小水产品批发店里“搞副业”(打零工),那个小店老板在他的乡下家里还有一个小食品加工厂,专做一种叫“春卷”的点心之类的小食品。通过二哥的介绍,我到了那个老板乡下的小食品场工作,每个月说好给我一百五十块的工钱。我就这样的开始了我人生路上的第一步!

\

来到那个老板乡下的家里,才知道这位老板的家里还有年迈的双亲在家里,我还有一份额外的工作,就是负责照料一下两位老人的日常生活,当然这两位老人都是非常慈祥的,并且二老是非常勤劳的,老太太的身体有中风留下的后遗症,右手脚都不太灵活,但自己的日常生活是完全可以自理,它们二老的日常生活其实都不用我照料的,我只是实际负责了一日三餐的料理。

初来时一切都很陌生,两位老人的慈爱给我孤寂的内心一丝的温暖,后来我竟然成为二老人的知心小朋友了。二位老人一生没有生育子女,这个唯一的儿子是从小就领养来的,从二老的态度中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老人对这个领养的唯一儿子的挚爱!

我除了照顾二位老人的三餐之外,真正的工作就是每天早上天没有亮之前要和好十几大盆的面粉浆(春卷是用薄薄的面饼做外皮,加以红豆泥的馅包制而成),天亮了工人们会来(每人一盆)将面粉浆在小煤炉上煎成比手掌略大些的圆饼。工人们做面饼时我就会做好普通的家常早饭,等两位老人吃过饭。工人们各自做好自己要用的面饼时,已是中午十点左右了,然后我将十几个大盆清洗干净,将洗下来的面粉浆倒在其中一个盆中放好,明天和面浆时再将这些面浆和在新的面浆中,如此日日往复。我洗好面盆,已是中午饭的时间了,我又会像早晨一样的做好午饭,等两位老人吃过午饭。下午不会太忙碌,我会看看书,或者到工人们工作的地方帮帮忙,就这样我学会了做春卷,但是直到现在尚没有再做过一次!

我下午四点还有一份工作,就是要煮好第二天做春卷馅用的大约六十斤红豆的红豆沙泥。红豆沙泥并不是纯是红豆沙,其中还有白沙糖和食用油,关于春卷馅用红豆沙泥的配料对比我至今记得,1:2:6,意思是1斤的白沙糖和2斤的食油和6斤的红豆泥。我先将60斤红豆洗净,在大锅里煮到红豆完全熟透,用手指一捻就会成泥时用滤滤出,再以搅拌机将红豆完全搅成泥待用。然后将20斤油放进大过中烧到微热,再将10斤白沙糖放进热油中熬成甜甜的油糖汁,最后再加进早就做好的红豆泥熬成红豆沙馅。这种制馅的过程是一个非常需要准确掌控火候的功夫,通过几次的制作,我从此知道一切事物都有个火候,都有个度,太少太过都将不能恰到好处!

有一天,我去帮老人整理房间,在炕头上我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念佛机和一串念珠,我眼前一亮,知道其中一位老人必定是佛教徒!后来知道就是这位身体不太自由的老太太。老太太知道我对佛教感兴趣后,就告诉我她是怎样皈依佛教的,告诉我他的皈依师父,并且告诉我师父住在哪里。原来在离她家不远的地方也有一座小寺院,里面住着一位老法师。从此,这座小寺院便是我常去的地方,异乡来的一个十六岁的小孩,一切都是怯生生的。来到寺院里,我不敢和别人说话,只是一个人默默地对着佛陀的圣像观看或者礼拜,有时会对着佛陀的圣像好长一段时间,然后又默默地离开,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记得我来过多次之后,虽然我的一切行动依然在静悄悄之间完成,但毕竟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有一位肥胖而慈祥的老妇人(杨居士)来和我说话,询问我的一些情况,我才知道“面黄肌瘦”的我在他们的心目中一定是患有“某种大病”的。就这样我和她渐渐的熟悉了,从她的嘴里知道了这个小寺院的所有情况,还知道她曾经去过好多佛教的圣地,她是一个热心而虔诚的佛教徒。

由于她的引见,我第一次见到了后来为我皈依佛教,在佛陀的圣像前为我做证明的皈依师父(俊贤上人),这是一位慈祥而和蔼的老法师,有一种说法不倦的精神(见到来人就说佛法,一口浓重的河南口音,不管来人能听懂还是听不懂,理解不理解佛法,他都会滔滔不绝的讲说),我因为在家乡时有看一些佛经,所以对佛法是有一些一知半解的,知道老法师对禅宗(禅定)的崇尚!我向老法师开始借阅一些佛经,对佛法的理解中,佛教为我这个瘦弱、孤寂、胆怯的少年打开了一扇充满光明与希望的门,虽然这时的我仍旧很迷茫,但是隐约中感到一种方向,一种人生的抉择。通过老法师的佛前证明,我庄重的皈依了佛教。那年我十七岁!

(3)俊贤上人

上人祖籍是河南省,后来落户在宝鸡第七建筑公司,是一个建筑工人出身。听说上人曾经是少年就出家的,后来经过“文化大革命”的运动,还俗娶妻,有一个女儿,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退休后上人重新受戒出家,是一个精进的修行者,虽然崇尚禅定,但是以精进念佛为行持,常见上人手持念珠,喃喃念佛不绝,听说最近几年更是精进念佛。

\

上人是大家公认的“大慈大悲”者,上人对待所有的来访者都一本出家人平等慈悲的本怀,上人从来都不曾嫌弃来人的啰嗦唠叨的小小问题,一本佛法的“乐说无碍”滔滔不绝的回答着来人的小问题。有时候我们看不过去,故意打断上人的语言,岔开上人的话题,但是上人总会马上回来,继续他的回答,一本慈悲的菩萨心肠!

上人对于我的要求皈依三宝极为高兴,亲自在佛前为我这个十七岁的小孩说三皈依:

皈依佛

皈依法

皈依僧

从上人的口中一字一句庄重的念出来,我双膝跪在佛前,恭敬的合掌跟着上人重复的念诵三次,皈依典礼就算完成。我礼佛三拜,再礼上人三拜,我从此选择佛法成为我生命中的导航,人生将不再迷茫……皈依,这是每一个人走入佛法,走向修行的第一步。上人对于我的慈悲与爱护,令我终生难忘!

编辑:小月

本文链接:云锁天涯路——我的出家十年

上一篇:佛教考古重大发现:邺城遗址出土数千佛像

下一篇:佛桌上盛开的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