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门品感应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冷冰冰的继父

编辑: 发布时间:2019-11-15 09:54:48 阅读次数:

冷冰冰的继父

\

穷山沟里的娃娃常青把大学录取通知单看了两遍,又塞回到枕底。大学对他来说似乎是个无法实现的梦,母亲在外屋操持着什么,这些天母亲明显地憔悴了,那是愁的啊!唉……母亲的叹息声,隔着薄薄的门带传了进来,常青知道,她在等继父的消息。

这些天,母亲一直在为常青借学费,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在这个十年九旱的山旮旯里,“穷”就像一个永远无法摆脱的梦魔,借钱谈何容易。常青实在不忍心母亲无天去求人,早上他对母亲说,他不想上大学了,明天要上城里打工去。母亲怔了一下,就眼巴巴地望着继父。继父停下手里的活儿,说:“午饭别等我,你们吃。”背着手走了。

对继父,常青不抱什么希望,因为这些天,继父对他上大学的反应就像他手里摆弄的石头,冷冰冰的。常青是15岁那年,随母亲嫁过来的,他知道母亲之所以嫁给这个男人,就是想让他继续读书,好有出息。这使常青心里常常有种含屈受辱的感觉,甚至对继父也有种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敌意。从那时起常青就抱定一个念头,读书,有出息后把母亲接出去。平日常青住校,只有放寒暑假才回家住上一阵子,面对这个黑瘦、沉默寡言的男人,他的心也像一块石头一样,冷冰冰的。

\

起风了,狗叫了,院门咣啷一响,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继父回来了。常青下意识地直起了耳朵。“回来了?”母亲问。“哎。”“吃了没?”“没。”接着是碗筷的声音,“这是5000元,给娃上学用吧。”“找谁借的?”母亲惊各地问。“矿上,我找他们一说,他们挺痛快,就借了。”“他叔,这钱咱不能借,快给人送回去。”“咋送,字据都立了,干半年,也可以。”“他叔,我们娘儿俩不值得你这样,常青爹,就是死在那儿的。”狗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村长本来让我去的,为啥又让你去呢?母亲哭了。常青用被子蒙住了头,泪水涌了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常青和继父出了家门,继父在前,他在后。五里外是个岔路口,继父要从另一条路到矿上去。继父停下说:“出门在外,照顾好自个儿,安顿好,给你娘来封信,别让她惦着。”常青也很想说句你也多保重之类的话,可话到嘴边,却什么都没说出来。继父冲他挥挥手就顺着山坡走下去了。常青突然觉得他的背驼得好厉害。

常青走出了一段路,无意回望了一眼,却见继父竟站在他们分手的地方一动不动地望着他。常青的眼睛就模糊了,他忙回头,用衣袖狠狠地抹了一下,加快了脚步。

常青到校,第一天就给家里写了封信,开头他写道:爸妈,天气凉了,两老多保重身体……

很多时候,继父,继母在孩子的眼中都是一种很残忍的存在,仿佛一个孩子有了继父继母,生活就失去了光明,我们就变成了被后妈,后爸折磨的灰姑娘,每天做着苦力,却不能得到什么好的回报,甚至只是后爸、后妈的冷眼旁观,这是一般人对待后妈后爸的认识,可是,事实呢?事实绝不仅仅是这样,有的后妈可以在亲生父亲去世以后,依旧守寡,守护着这个家,和这个家里跟自己没有直接血缘关系的孩子,有的后爸,可以为了孩子的一辈子堵上自己的一辈子,甚至是冒着生命的危险,这也是被我们所误解的继父、继母。虽然说,这种后续的亲情,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亲情,这种过继的关系虽然不能取代你亲生的父亲或者母亲在你心目中的位置,但是,什么时候亲情也分是不是亲生的,什么时候别人对你的好,变成了你眼中的理所当然?想过这个问题吗?

本文链接:冷冰冰的继父

上一篇:大安法师:做不到的就全交给阿弥陀佛_1

下一篇:大安法师:要对应阿弥陀佛的大愿来发我们的愿